萨索洛尤文图斯关系
咨詢熱線:010-56016925

1619-1908

《清朝文獻通考》記:東豐縣“明為海西衛葉赫、哈達、輝發三部地,……天命年間設盛京圍場,協領守之。”據地方史料記載,后金天命4年(公元1619年),愛新覺羅·努爾哈赤一統海西、建州等地,馭王者之威,巡獵至此。罕王深為梅花鹿之神駿所傾倒,慨嘆此間地寶物華,蓋世無倫。因清太祖建都盛京(今沈陽),遂將此地辟為“盛京圍場”,以供王族狩獵,擇地講武,備訓卒徒之用。大清盛京圍場總共105圍,遼源境內有32圍,其中東豐境內有22圍。圍場內林豐樹茂,飛禽走獸異常活躍,清朝的歷代皇帝幾乎無不御駕親臨,到這里狩獵巡幸。清太宗皇太極就曾三次到東豐一帶狩獵過。

圍場設立之初,每年都要向朝廷進貢很多獵物,其中以梅花鹿為主要貢品。據《盛京典制考備》中記載:盛京圍場每二年一次捕鹿羔六十只,每年進貢都有皇帝朱批數列。以鹿計,有干鮮鹿肉、鹿舌、鹿尾、鹿肚、鹿筋、鹿肺、鹿肝等十幾種之多。”那時因圍場沒開禁,貢鹿多由官兵們捕獲。官兵們捕鹿用的辦法是“哨鹿”,即狩獵人攜槍帶箭,進入深山尋找鹿群。一旦發現鹿群,就在草叢中舉起假公鹿頭,嘴里吹哨,發出“呦呦”的聲音,把母鹿引出來。這時,官兵們包抄過去,一點兒一點兒的縮小包圍圈,把鹿逼到比較開闊平坦的地方射殺。這種辦法很難捕到活鹿,所以上貢給朝廷的貢品中,很少有活鹿。直到嘉慶、道光年間,八旗武備松弛,皇帝光顧圍場次數漸少,導致圍場日漸松禁,晚清時期,從河南、河北、山東、熱河等省“闖關東”的流民涌入圍場打獵、墾荒人數日益增多,于是便出現了“鹿趟”。所謂“鹿趟”,就是騎馬繞山脈跑一趟,這一“趟”的范圍內劃歸一戶,獵戶就在劃定的鹿趟內狩獵。不久,東豐縣境內就有48家鹿趟獵戶私獵圈養梅花鹿,圍場內捕鹿的陷阱有900余處。當時,鹿趟分布很廣,東豐縣的清末《養鹿官山圖》再現了當年鹿趟圈養梅花鹿的狀況。而隨著圍場的開禁,“鹿趟”的出現,上貢給朝廷的貢品中出現了活鹿,因為獵人們捕鹿的方法是用“窖鹿”。“窖鹿”就是在梅花鹿經常出沒的地方,挖一個陷阱,這個陷阱長8尺、寬8尺、深6尺,然后在井的頂部和中部擺兩層井字形木桿,兩層木桿的距離一般為4尺左右,下層木桿結實,上層木桿則又輕又細。擺放好木桿后,用枯樹枝覆蓋,上面鋪上浮土和草皮子,從外表看,一點兒也看不出痕跡。陷阱造好后,再在它的兩側擺上一些較大的樹枝為路障,迫使鹿走入陷阱。陷阱挖成半月后,上面長出了新草,一點兒新鮮泥土的氣味也沒有了,這個時候就可以窖鹿了。梅花鹿受驚之后,一般習慣于沿著經常走的路線逃跑,窖鹿就是根據鹿的這一習性發明的。窖鹿時,獵人們帶著獵狗拉網似的圍山趕鹿,大聲呼喊,鳴槍敲鑼。被獵人們趕得驚惶失措的鹿,順著設有陷阱的路逃跑,跑著跑著,就掉進了陷阱里。只見鹿被架在底層的木桿上,四腳騰空,動彈不得。于是,獵人們跳下井去,用繩索把鹿的腰部系好,拖出陷阱,裝進事先打造好的“囚車”運回家去。當年,獵戶們捕鹿一般都在秋季,因為這時的梅花鹿膘肥體胖,正是發育最好的時期。

光緒3年(公元1877年),慈禧太后的妹妹婉貞帶領一批人馬來東豐(當時叫大肚川)圍場游獵。返京時,各種車輛裝滿了珍禽異獸和各類山珍。回京后,在拜見慈禧太后時,將東豐風景如何秀麗、梅花鹿如何多等繪聲繪色地講了一遍。這引起了慈禧太后的興趣,他命恭親王奕?親自到東豐勘查入圍流民狩獵梅花鹿的情況。奕?在東豐勘查時發現,從河南、河北、山東、熱河等省“闖關東”的人相當多了,許多地方已經墾荒為田,出現了阡陌縱橫、地壟相接的景象。奕?回京后,向慈禧太后建議,在東豐縣境內,將比較有影響的48家“鹿趟”組織起來,由官府協助捕鹿為朝廷進貢。慈禧太后聽后認為有道理,便命人將48家“鹿趟”戶主召集到伏力哈色欽(今小四平鎮),宣讀懿旨,進行冊封。獵戶史慶云因狩獵經驗豐富,威望較高,被封為“鹿趟”總頭。從光緒4年(公元1878年)起,這48家“鹿趟”就正式接受了為清廷捕鹿、貢鹿的任務。

復一年地捕鹿、貢鹿,到了光緒二十一年(公元1896年)的時候,一些獵戶感到,年年捕鹿,鹿越來越少,如此下去,就很難應付皇差了。怎么辦?他們從捕來懷孕的母鹿在圈養過程中生下小鹿這件事上受到啟發,心想,可否把捕來的梅花鹿圈養起來,進行繁殖,那樣不就解決鹿源的問題了嗎?可是圈養鹿,必須派人進京,面見慈禧太后,請求建一座鹿苑。

趙允吉進京時,獵戶們湊集了20頭活鹿和鹿鞭、鹿尾等鹿品十余種,裝了20多輛馬車。趙允吉隨同盛京派來的官員、護兵一起向北京進發。到了京城后,盛京官員領著趙允吉拜見了太監總管李連英。李連英將趙允吉領到養心殿,面見慈禧太后,向太后述說了鹿越來越少,希望朝廷能批準建鹿苑養鹿的想法。慈禧太后恩準了趙允吉的請求,并封趙允吉為七品鹿韃官,賜官服一套、花翎帽一頂、官靴一雙、黑紅棒兩根、虎頭牌一塊。另賜養鹿官山地40里,撥40名騎兵一年的軍餉,在伏力哈色欽建造皇家鹿苑,為朝廷養鹿貢鹿。七品鹿韃官趙允吉從京城返回后,帶領官兵和養鹿伙計以伏力哈色欽的一條街為中心,劃十字,丈量了方圓40里作為養鹿官山地,大興土木,建造皇家鹿苑。

光緒二十二年(公元1897年),朝廷將東北的吉林、寧安、牡丹江等地獵戶所捕到的活鹿以及48家“鹿趟”的鹿,都集中到伏力哈色欽,由趙允吉圈養,總共60多頭。

趙允吉建起了一座能容納100多頭鹿的鹿圈,稱之為“腰鹿圈”,也叫第一鹿圈(在今古年水庫西邊),同時建起了家眷住宅和養鹿丁役宿舍。趙家門前東西兩側分別立著御賜的黑紅棒,對侵犯官山地者或盜竊鹿圈財物的人,可以打殺勿論。門上高懸木刻的虎頭牌,以示皇權。

鹿苑里喂鹿、管理鹿圈的丁役稱為鹿倌,按朝廷旨意,每人頭上要戴一頂傘形竹制的帽子,帽尖有一個木頭疙瘩,并飾以犀牛毛的紅纓。鹿苑的鹿倌、炮手(保家護圈的兵丁)、男仆、女傭等有40多人,這些人分工很明確,有的打獵、“窖”鹿、養鹿,有的在養鹿官山地開荒種糧食、蔬菜,以供人吃和喂鹿、喂牛馬;炮手每人都有快槍,日夜巡邏,保護鹿苑安全,以防止土匪搶劫滋擾。此外,還有豬倌、馬倌、車夫等。

由于鹿苑繁殖的鹿越來越多,鹿韃官趙允吉于光緒二十四年(公元1899年)在今小四平鎮街里又建起了可養鹿三、四百頭的第二鹿圈,并重建家宅。這次趙允吉從外地請來了能工巧匠,精心施工,建起了青磚黑瓦的住宅。住宅分東西兩個四合大院。東院北側有正房七間,東西廂房各九間,南趟臨街房八間,中間是大門洞,四周有圍墻,全是磚瓦結構。這是趙允吉和少當家的——長子趙振山及家眷的住宅。圍墻大門前的左右兩側有上馬石、下馬石,門旁肅立御賜黑紅棒,房門洞的門楣上高懸虎頭牌。房門前有一座半尺多厚、一丈多寬、七尺多高的影壁墻,上面雕刻著奔騰跳躍栩栩如生的祥鹿圖。大門洞里面有一座屏風。正房的客廳雕梁畫棟,陳設豪華。

西院建筑布局大致與東院相同,是趙允吉次子趙振鰲、三子趙振江和鹿倌、炮手、大小管家及伙計們的住宅。趙家的住宅和鹿圈占地面積約有2.5萬平方米。據說,皇家鹿苑新的建筑竣工之后,光緒皇帝曾帶領文武朝臣到伏力哈色欽巡幸,并賜給趙允吉一些珠寶玉器,又撥了一些白銀,鼓勵發展養鹿事業。

光緒二十六年(公元1901年),29歲的趙振山開始代替父親押運貢鹿進京朝貢。宣統年間,皇家鹿苑繼續給皇宮貢鹿。宣統三年(公元1911年),皇帝溥儀封趙振山為六品鹿韃官,賜黃馬褂一件、花翎帽一頂、紅背帶一條、龍頭拐杖一根,并由奉天省旗務司撥銀一千六百九十兩,作為擴大皇家鹿苑養鹿的費用。當年,皇家鹿苑進貢的梅花鹿有的送往京西“萬牲園”(今北京動物園)飼養,有的放進皇宮御花園的“鹿苑”,供皇帝和嬪妃們觀賞。

六品鹿韃官趙振山回到家鄉后,跑馬占地,很快就擁有良田、山林四萬余畝,飼養梅花鹿500多頭。此后多年,趙允吉致力于鹿苑的維護、規劃、擴大,不斷將鹿苑規范化,其子趙振山跟隨父親養鹿,1901年,29歲的趙振山代父押貢鹿進京,1902年清朝皇室決定將盛京圍場和皇家鹿苑解禁,形成當時的西安縣(今遼源)和東豐縣這座神奇的古城福地。

萨索洛尤文图斯关系 锦州510k棋牌下载 中国福网老时时 lfl美式内衣橄榄球 宝赢系统时时彩网站 汇图网ps赚钱吗 pk10直播现场直播 北京快三预测码 时时龙虎 视频棋牌游戏平台 无网络免费单机斗地主 极速11选5走势 宝龙 转盘游戏规则 论坛高手3肖6码 北京快3遗漏统计表